陆薄言注意到苏简安的神色不大对劲,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嗯……”苏简安点点头,“不过,我不太确定……”

   陆薄言挑了挑眉:“说给我听听?”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苏简安有些犹豫的说,“康瑞城这个时候让沐沐回来,是要利用沐沐?”

   康瑞城知道,陆薄言和穆司爵的原则不允许他们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再加上许佑宁这层关系,他们更是不可能伤害沐沐一分一毫。

   原则上,沐沐是安的。

   所以,康瑞城让沐沐回国。

   说不定什么时候,沐沐就能派上用场,为他所利用。

   这一个没有人性的猜想。

   但是,康瑞城早已丧失了人性,不排除他会这么做。

   当然,苏简安打从心底不希望沐沐有一个这样的父亲。

   陆薄言沉吟了片刻,说:“不太可能。”

   吸引蝴蝶的纯雅女孩香气怡人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苏简安的意料。

   苏简安半是好奇、半是不解的看着陆薄言:“为什么不可能?”

   “沐沐是康瑞城唯一的儿子。康瑞城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利用自己的孩子。”陆薄言顿了顿,接着说,“还有,我们遗漏了一个关键点。”

   “唔?”苏简安一双桃花眸充满了求知欲,一瞬不瞬的看着陆薄言,“什么关键点?”

   陆薄言不急不缓的分析道:“康瑞城今天一早就被带到警察局,根本没办法和外界联系。而沐沐乘坐的,是晚上的航班。这中间,隔了整整一天。”

   时间线上虽然没有特别大的bug,但总让人觉得哪里不太对。

   如果是康瑞城授意沐沐回来,沐沐应该早就回来了。或者康瑞城一被带到警察局,他就马上动身从美国回来。

   然而,康瑞城被拘留了一天,沐沐才突然回国,更多的可能是——

   沐沐意外得知康瑞城出事了,担心康瑞城的安才会回来。

   也就是说,康瑞城或许没有利用沐沐的打算,是沐沐自己要回来的。

   “……你这么说,虽然没错,但也不太对。”苏简安想了想,有理有据的反驳道,“如果康瑞城完没有利用沐沐的想法,他就不应该让沐沐在这个时候回来!

   陆薄言没想到苏简安的思路这么清晰。

   他揉了揉苏简安的脑袋:“我话没说完——康瑞城不想利用沐沐,有的是人想利用。”

   不管是出于他和穆司爵的办事原则,还是碍于许佑宁这层关系,他和穆司爵都不会伤害沐沐。

   因此,沐沐有一定的、牵制他和穆司爵的作用。

   康瑞城没想过利用沐沐对付他和穆司爵,但是,很难保证康瑞城那帮手下没有这个想法。

   苏简安琢磨了一下陆薄言的话,恍然大悟,随即在心底叹了口气。

   康瑞城身边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真心对沐沐好。

   难怪沐沐那么依赖许佑宁。

   过了好久,苏简安才说:“沐沐只是一个孩子,他不应该被牵扯到大人的恩怨里面,更不应该参与大人之间的明争暗斗。”

   “这个不是我们能左右的。”陆薄言说,“要看康瑞城怎么想。”

   “……也是。”苏简安顿了顿,突然想到什么,拉了拉陆薄言的衣袖,“沐沐这次回来,会不会去医院看佑宁?”

   陆薄言说:“如果他回了康家,康瑞城不太可能让他去医院。”医院毕竟是他们的地盘,康瑞城不可能让沐沐贸然闯入。

   “沐沐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定很想去看看佑宁。所以——”苏简安的大脑急速运转,有一条思路越来越清晰,最后脱口而出,“沐沐会不会明天一下飞机就去医院?”

   陆薄言挑了挑眉:“如果他能摆脱保镖,不排除这个可能。”

   苏简安若有所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他们是不是可以“顺便”帮一下沐沐,让沐沐顺利摆脱保镖呢?

   陆薄言看了苏简安一眼,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想了。”

   “……”苏简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解的眨眨眼睛,“哎?”

   陆薄言说:“如果沐沐可以摆脱保镖,去到医院,我不会伤害他。但是,如果他不能摆脱康瑞城的眼线,我也不打算暗中帮忙。”

   “……”苏简安郁闷的看着陆薄言,脸上写满了“为什么”三个字。

   陆薄言盯着苏简安看了一会,见她还是不明白,敲了敲她的脑袋,说:“我们跟这个孩子的关系,不能太亲密。否则,就真的如某些人所愿。”

   苏简安知道陆薄言说的是哪些人——那些想利用沐沐牵制他们的人。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他们确实应该和沐沐保持距离。他们不想伤害沐沐,但也不会让沐沐被人拿来当挡箭牌。

   “好吧。”苏简安长吁了口气,看了眼外面的夜空,默默给沐沐送上一个祝福,“就让沐沐听天由命吧。”

   相宜突然抬起头看着苏简安,又甜又脆的喊了声:“哥哥!”

   苏简安顺手指了指西遇的方向,说:“哥哥在那儿呢。”

   相宜摇摇头,固执的喊道:“哥哥~”

   苏简安怔了一下,意外的看着相宜:“相宜,你该不会还记得沐沐哥哥吧?”

   小姑娘古灵精怪的眨眨眼睛,又不说话了,跑去找西遇玩玩具。

   “……”

   苏简安一脸不解,愣在原地。

   所以,相宜刚才那声哥哥,叫的是西遇还是沐沐?

   应该……是西遇吧。小姑娘和西遇感情那么好。

   不太可能是沐沐。要知道,沐沐已经离开很久了啊。小孩子的记忆力那么有限,相宜怎么可能还记得沐沐?

   想是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简安越来越有一种类似于忐忑的感觉……

   “妈妈!”就在苏简安忐忑的时候,西遇和相宜走过来,拉着苏简安的手说,“洗澡澡。”

   现在,两个小家伙已经知道了,洗完澡就要睡觉,偶尔会跑过来主动提起洗澡这茬。

   苏简安也总结出了一个经验:两个小家伙主动要求洗澡,多半是因为困了。

   她收回忐忑的思绪,朝着两个小家伙伸出手,说:“跟妈妈上楼,妈妈帮你们洗。”

   相宜牵住苏简安的手,却还不满足,回头看了陆薄言一眼,奶声奶气的说:“还要爸爸。”

   苏简安不用问也知道陆薄言肯定还有事,刚想替陆薄言拒绝两个小家伙,陆薄言已经抱起小姑娘,说:“好。”

   苏简安提醒道:“你是不是忘记你还有事情要处理了?”

   “其他事晚点再说。”

   陆薄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西遇也抱起来,把两个小家伙一起抱上楼去了。

   苏简安看着陆薄言的背影,只见他迈着长腿,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看起来格外轻松。

   她不得不佩服陆薄言的体力。

   两个小家伙最近长得飞快,她抱相宜上楼都有些吃力了,陆薄言竟然可以同时抱着西遇和相宜上楼。

   相宜发现苏简安还在楼下,朝着苏简安招招手,喊道:“妈妈~”

   苏简安应了小姑娘一声,跟上陆薄言的脚步。

   两个小家伙是真的困了,洗澡的时候格外的乖,连水都懒得玩了,洗完澡后抱着奶瓶,没喝完牛奶就陷入熟睡。

   苏简安压低声音对陆薄言说:“你先去忙你的,西遇和相宜交给我。”

   “嗯。”陆薄言在苏简安的额头印下一个吻,“辛苦了。”说完离开儿童房。

   苏简安拿走两个小家伙的奶瓶,给他们调整好睡姿、盖好被子,末了坐在床边,看着两个小家伙,指腹轻轻抚过他们稚嫩的脸颊。

   她越来越明白,小时候,母亲为什么总是用温柔似水的眼神看着她。

   因为她是母亲血脉的延续。

   血缘,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联结。

   因为她们是血亲,所以,他们一辈子都互相关心对方、爱护对方,把对方看得跟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

   就好像她看着两个小家伙的时候,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部送到他们面前。

   如果她妈妈还在,两个小家伙应该也会得到外婆部的疼爱。

   ……

   “太太。”刘婶毫无预兆地推门进来,见苏简安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坐在床边,叫了她一声,接着说,“其他事情交给我,你回房间休息吧。”

   “好。”

   苏简安起身,又替两个小家伙掖了掖被子,轻悄悄的离开儿童房。

   她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

   陆薄言正在和穆司爵打电话,声音低低的,不知道在和穆司爵商量什么。

   苏简安没有出声,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等着。

   陆薄言示意苏简安先坐,没几分钟就结束了和穆司爵的通话,看向苏简安,说:“我要忙到很晚,你先回房间休息。”

   苏简安是走了,却不是往外走,而是走到陆薄言身边。

   陆薄言挑了挑眉,看着苏简安:“怎么了?”

   苏简安说:“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说完我就走。”

   “什么事?”

   陆薄言示意苏简安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