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搜证进行,太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暗自把执行任务的人骂个半死,真是蠢到家了,杀一个人有那么困难吗?

是的,杀一个人没有那么困难,但是杀谢迎春很困难,因为她怕死啊,因为她挣扎啊,所以就留下不少证据。

头饰上的布丝可以说明执行的人穿着锦服,而且还能钻进谢迎春的马车里不被排斥,那一定是认识的人。

再就是车夫与跟着的护卫丫鬟没有反应,那就说明这段时间车夫与丫鬟并不在身边,可以查找这段空白时间在哪儿出现。

随着分析加深,一个线索出现在面前,熟人作案,谢氏一开始没有反抗,甚至还配合驱离身边的人,只是后来双方发生分歧,撕在一起。

李东阳还从谢迎春的手指缝里看到皮肉,那位杀手应该是受了伤,这么一一分析下来,李东阳看向太后,这位肯定知道凶手是谁。

太后气的身子在打摆子,正要开口,有太监从外面走进来,眼神看向魏公公,魏公公赶紧过来。

小太监是来汇报消息滴,那就是谢三死了,死在了谢氏在外城的别院,而且死前也留下血书,自辨清白。

再就是还带来了李项的消息,李项这会居然跪在镇国公府大门外请罪,请镇国公收回成命,他想重回镇国公府。

李项也是个狠的,知道母亲不是父亲的对手,太后也不止一次吃亏。

再加上李东阳进宫,李项看不到母亲赢的希望,于是大叫母亲偷汉子与他无关,那都是谢迎春个人行为,他很可怜,他想回家。

魏公公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向皇上大声禀报,听的皇上嘴角直抽抽,什么是猪队友,这位就是。

清新美女随意自拍展现可爱活力

太后用谢迎春的命做局,却没想到李项会用吃奶的劲反抗,那副架势就是要回家,大呼家好,回家好。

皇上拿拳头堵住嘴,真的好想笑啊。太后则是气的脸都绿了,果然是镇国公的种,那是专门拆台呢。

“皇上,谢三的血书与尸体需要带上来查验吗?”魏公公问道,眼角余光斜向太后,有点同情这位头发都白了的老人。

“太后,您看呢?”皇上看向太后,太后气的嘴唇哆嗦,看个毛啊,谢氏的自杀都推翻了,还看什么?

但是就这么放过镇国公太后不甘心,不由看向老靖国公,设这个局时没有来的及跟老靖国公通气,不知道老靖国公能收底否?

“既然谢三自杀,那便抬上来,总不能一个二个都是他杀吧,再说了,李东阳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老靖国公表示不服。

“那就抬上来呗,若是老靖国公不服,可以招来仵作查验,本世子就站在旁边看着,呵呵,看看真相是否会沉入泥里。”

李东阳拍拍手,离开谢迎春的尸体,退到了镇国公身则,父子二人一起对老靖国公瞪眼。

“我儿放心,若是真有那不要脸的颠倒黑白,为父自然与他理论。”镇国公挽起袖子一副想干架的样子。

好吧,他的理论就是拳头理论,拳头大就是道理大,这一条在哪都实行。

皇上低头偷笑,太后气的哼唧,老靖国公则是黑着脸恨恨的盯着镇国公,很想问上一句你是怎么修炼的。

这会老靖国公看向镇国公的眼神就是看别人家儿子的眼神,再想想自家儿子,年纪都差不多,都是一块长大的,怎么差距那么大呢。

镇国公可以跟负伤的他打个旗鼓相当,可是自家的儿子只会卖乖扮委屈,想到这点老靖国公肝疼,那是气的。

不过想到躺在床上的老镇国公,老靖国公的心情又好了许多,镇国公现在再能,也只能跟自己打个平手,若是拼命自己高出一筹。

只要与郑国的探子联系上,请郑国派个先天高手过来,就算不是先天,把血杀的天杀弄来一组也行,肯定能灭掉镇国公。

到时候,呵呵,龙元国还是自己一家独大!

到现在老靖国公都没想到他毒倒的那两人已经解毒,还沉浸在自己一家独大的美好想象中。

不过这一切都限制在镇国公不能突破,一旦突破先天那变数太大了,都是先天高手,每个人的战力可不同。

这点老靖国公特别清楚,所以寻找郑国探子是当务之急,然后要快速制定计划,以最快的速度举旗才好。

长寿宫内,几个人放飞思想,天南海北一通想,还没想出结果,那边谢三的尸体也送了进来,同来的还有仵作。

李东阳在进来的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就是肖大山,这位大捕头身份不低啊,连皇宫都能进。

“肖大山,朕命你查清谢迎春与谢三的死因,不得瞒报与谎报,你可明白?”皇上的声音充满威严与霸气。

肖大山上前领命,别看只是捕头,在面对各方大佬时气势一点也不弱,镇定自若指挥仵作验尸。

李东阳凑在镇国公耳边小声问道“这肖大山什么来头啊,进皇宫一点都不虚?”

“那是皇上的人,手持令箭,可查天下要案。”镇国公小声把肖大山的身份讲出来,这位可不是一般人,居然是探花郞,文武双。

因为当年他的父亲冤死狱中,肖大山考中探花后主动请旨做了捕头,而且也确实破了不少大案,别人不敢查不敢破的案子,肖大山敢。

皇上看中肖大山的本事,这才赐了令箭作为护身符,让肖大山在底层磨练,这位可是未来刑部尚书的备用人才。

只要肖大山不出意外,刑部尚书肯定是此人,这个可以十拿九稳。

一个没有背景的草根,想要做到刑部尚书,真的很难很难,这也侧面看出皇上对肖大山的看中。

至于是在皇上手里升官,还是在未来君主手里升官,就看皇上怎么安排了,好在肖大山还年轻。

李东阳摸着下巴打量肖大山,这位跟自己应该没有过节,那就不跟他交恶了。

肖大山似有所感,回头看了李东阳一眼,摸摸怀里的放大镜,很想拿出来使用,又怕李东阳记起抢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