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简安猝不及防地反应过来,这是套路啊。

但是,无法否认,她心里是甜的。

所以说,总是套路得人心。

苏简安把所有食材备好,想起许佑宁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陆薄言。

陆薄言从从容容的问:“怎么了?”

苏简安把许佑宁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陆薄言,末了,接着说:“接下来几天,没什么事的话,让司爵多陪陪佑宁吧。”

陆薄言提醒苏简安:“让穆七去陪佑宁,我就不能陪你,你想好了?”

苏简安摇摇头:“不用想啊。”

陆薄言挑了一下眉:“嗯?”

苏简安不假思索:“我不用你陪!”

陆薄言蹙起眉,突然伸出手,下一秒已经把苏简圈入怀里,危险的看着她:“再说一遍?”

大眼睛气质女神泰国旅拍写真图片

苏简安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刚才那句话说错了。

如果不及时补救,她今天……必定在劫难逃!

“唔。”苏简安“慌不择言”地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们天天都可以见面啊,现在是这样,将来也会是这样,就算你不能时时刻刻陪着我,也没关系。但是佑宁和司爵不一样,佑宁……很快就看不见了。如果Henry和季青没想到办法的话,司爵……甚至有可能会失去佑宁。”

“……”陆薄言没有说话。

苏简安企图打动陆薄言,眼巴巴看着他:“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尽自己所能帮一下司爵和佑宁吗?”

陆薄言笑了笑,拍了两下苏简安的脑袋:“我答应你。”

苏简安的眼睛亮了一下,果断亲了亲陆薄言:“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说完,用力地抱住陆薄言。

陆薄言也顺势把苏简安圈得更紧,两人之间突然就没有了任何距离,暧

昧就这么从空气中滋生,肆意蔓延……

陆薄言看着苏简安清澈动人的桃花眸,压低声音说:“简安,我不会拒绝你任何要求。”

“……”苏简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歪了,总觉得陆薄言在暗示什么,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唔,我要去……”

她要去做饭了,可是,不等她把话说完,陆薄言就猝不及防地吻上她的唇,他紧紧圈着她,不紧不慢地尝了一遍她的滋味,直到心满意足才松开手。

陆薄言打着补偿苏简安的头衔,负责帮苏简安打下手,主要工作却是时不时调

戏一下主厨。

客厅外面,唐玉兰和徐伯坐在沙发上聊天,沈越川和萧芸芸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外面。

苏简安进厨房之前,特地交代沈越川和萧芸芸,有话慢慢说。

沈越川不用猜就已经知道,苏简安在暗示什么。

他陪着萧芸芸在花园逛了一会儿,主动问:“芸芸,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既然沈越川提起来了,萧芸芸也就不犹豫了。

萧芸芸停下脚步,看着沈越川说:“我决定跟高寒回去,看看他爷爷。”

沈越川一点都不意外,点点头:“嗯。”

“哎?”萧芸芸反而觉得奇怪,戳了戳沈越川的胸口,“你一点点意外都没有吗?”

“不意外。”沈越川的唇角噙着一抹浅笑,摸了摸萧芸芸的头,“芸芸,我在等你做出这个决定。”

沈越川知道,他迟早会听到这个答案,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萧芸芸越想越不甘心,古灵精怪的说,“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这个你一定想不到!”

“嗯哼。“沈越川很配合地做出期待的样子,“什么事?”

萧芸芸卖了好一会神秘,然后才豪情万丈的说: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你不用陪我!”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毕竟关乎萧芸芸的人生和命运。

萧芸芸当然希望,如果沈越川可以陪着她更好。

可是,眼下的情况不允许啊。

她这一去就要好几天时间,陆薄言和穆司爵两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她想让沈越川留下来帮忙处理这边的事情。

她是土生土长的澳洲人,一个人回澳洲,其实没什么问题。

但是,沈越川不这么认为。

“不行。”沈越川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你要回去的话,我必须陪着你。”

萧芸芸不解地歪了一下脑袋:“为什么?现在不是很忙吗?”

“多忙都好,我一定要陪你去。”沈越川握着萧芸芸的手,“当初唐阿姨和周姨之所以被康瑞城绑架,就是因为我们疏忽了。我不能再给康瑞城任何可乘之机。”

“可是……”萧芸芸还是有些迟疑,“这边没有问题吗?”

沈越川示意萧芸芸安心:“我会搞定。”

“好吧。”萧芸芸拉着沈越川坐下来,脑袋歪到沈越川的肩膀上,不知道想到什么,先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说:“越川,我突然觉得,我们还算幸运。”

沈越川没有说话,轻轻抱住萧芸芸。

和穆司爵许佑宁相比,他们……确实算是幸运的。

他们在一起的过程虽然很难,在一起之后还有诸多阻碍,但是,他们最终在一起了啊。

而穆司爵和许佑宁的未来,依然打着一个沉重而又危险的问号。

吃完晚饭,沈越川和萧芸芸离开丁亚山庄,穆司爵也刚好回到医院。

穆司爵并不急着回病房。

下午,他收到宋季青的短信,说是许佑宁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宋季青特意叮嘱他,回来后,记得去办公室找他和叶落。

穆司爵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不等宋季青出声就推门进去,猝不及防碰见叶落和宋季青以一种奇怪又暧

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两人显然很着急分开,却硬是没来得及在他进门之前分开。

穆司爵见怪不怪,说:“我可以过两个小时再过来。”

“……”叶落不咸不淡地飘过来一句,“穆老大,你高估宋季青了。”

穆司爵打量了宋季青一眼,没有说话。

宋季青差点炸了,把叶落拉到他身后,示意穆司爵进来,说:”许佑宁有些情况,我要先跟你说清楚。”

穆司爵坐到沙发上,已经做好准备接受所有的好消息和坏消息。

宋季青把一份报告递给穆司爵,有些沉重地开口:“首先是一个坏消息——许佑宁很快就会彻底失明。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许佑宁的情况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糟糕。再过三天,我们就会对她进行治疗。这个过程不好受,你和佑宁要有心理准备。还有,你最好可以陪着她。”

穆司爵看着宋季青:“为什么要过三天?”

“哦。”宋季青以为穆司爵是着急让许佑宁接受治疗,耐心地解释道,“许佑宁才刚回来,身体状况有些糟糕,我们想给她几天时间调整好状态。治疗的话,也不急于这几天时间。”

穆司爵站起来,说:“三天后,我会带她回来。”

“……”宋季青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满脑子问号,“穆七,你要带许佑宁去哪里?”

穆司爵没有回答宋季青,放下报告径自离开。

“我——!”宋季青有一种捶墙的冲动,“都这种时候了,穆七能不能不要捣乱?”

“这哪里是捣乱?”叶落看着穆司爵离去的方向,笑得十分花痴,“我觉得穆老大很帅啊!”

宋季青拍了拍叶落的脑袋:“肤浅!”

叶落不甘心就这样被拍了一下,撸起袖子反击。

两人在办公室闹成一团的时候,穆司爵刚好从电梯出来。

再往前几步,就是许佑宁的病房。

回病房之前,穆司爵拨通陆薄言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接下来三天,我不在A市。有什么事,你先处理。”

陆薄言答应得很爽快:“没问题。”

穆司爵有些意外:“你不问问我要去哪里?”

“你不用告诉我。”陆薄言只是说,“好好和许佑宁呆在一起。”

穆司爵来不及说什么,陆薄言已经挂断电话。

他看着手机,更加意外了——陆薄言居然知道他要带许佑宁暂时离开A市?

很快地,穆司爵想到了苏简安。

陆薄言没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但是,苏简安有。

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苏简安在给陆薄言助攻。

陆薄言当初决定和苏简安结婚,还真是……明智。

穆司爵收回手机,推开门,穿过客厅,回到病房。

许佑宁状态还不错,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游戏打得正起劲。

她察觉到动静,不用猜也知道是穆司爵回来了,头也不抬,随口问了一句:“吃饭了吗?”

“还没。”穆司爵在许佑宁身边坐下,看着她,“你呢?”

“我在等你啊,顺便和沐沐玩两盘游戏。”许佑宁快要赢了,心情显然很好,“等我五分钟,我很快搞定!”

五分钟后,对方基地爆炸,许佑宁以13-0-9的成绩拿下MVP,四个队友有三个给她点赞。

什么叫Carry场?

这就是啊!

许佑宁心满意足地放下平板,扣住穆司爵的手:“走吧!”她不想再像昨天那样遇到一些不想看见的人,又接着说,“我们今天就在医院餐厅吃吧,没差!”

穆司爵把许佑宁带到医院餐厅,挑了一个私密性相对好的座位,等所有菜上齐,告诉许佑宁:“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三天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