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shu.

“噢~~~”周扬声差点笑出狗叫,“狗粮!”

江漓漓偏了偏头,露出一个微笑,没有否认。

她不知道刚才,庄雅妍是有意还是无意。

不过,庄雅妍的话确实提醒了她——她昨天晚上经历过什么。

如果庄雅妍是故意的,她猜得到她的目的。

那她,必须不能让她如愿以偿啊——

“雅妍,”江漓漓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你爸爸怎么样了?”

庄雅妍父亲查出来心脏有些问题,在老家治疗没有效果,江漓漓联系了苏雪落,让她爸爸住进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金瑜母亲出院那天,庄雅妍的父亲转到了S市。算起来,治疗也有一段时间了。

“对哦!庄秘书,你爸爸做完手术了吧?”周扬声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金瑜说她妈妈术后恢复得还不错,你爸爸好点了吗?”

“好多了。”庄雅妍走到江漓漓跟前,柔柔的笑着说,“漓漓,我爸爸想等他出院后,亲自去感谢你。”

陈韦蓉纯净的笑颜很迷人

“伯父太客气了。”江漓漓忙忙说,“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刚好有一个朋友在医院上班而已。”

“我爸坚持要见见你。”庄雅妍示意江漓漓放松,“他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江漓漓想了想,说:“回国后,我和嘉衍去医院看看伯父吧。”

她不想去,但总不能让一个长辈去找她。

庄雅妍面露喜色,“我爸如果听说你要去看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江漓漓已经把目光转向周扬声了,端详着他——

周扬声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咳”了声,试图转移话题,“哎呀!电梯到了!”

江漓漓出去,紧跟在周扬声身边,一边念叨:“你怎么知道金瑜妈妈恢复得还不错?唔,我跟金瑜这么要好,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周同学,你好像知道很~多~事情哦?”

周扬声知道瞒不过去了,老老实实交代:“我们有联系。”

“次数多吗?”江漓漓越问越直接,“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小鱼儿啊?”

“……小鱼儿?”

“金瑜的小名。可爱吧?”江漓漓一本正经地说,“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要记住。”

“嗯……”周扬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记住了。”

看着周扬声认真的样子,江漓漓忍不住笑了。

她知道金瑜对周扬声有好感,不知道周扬声对金瑜是什么感觉。

但现在,她可以确定了——

周扬声至少不拒绝和金瑜产生更多的交集!这在两人认识的初期,是很好的迹象。

唐遇和沈羡宁,还有盛唐的另外一名律师,都已经在餐厅了。

看见江漓漓和叶嘉衍的秘书助理一起走过来,沈羡宁忽然觉得浑身都有些不自然。

他一直把江漓漓当做自己人,没想到她竟然是甲方老板娘啊!

人生太魔幻了!

另外一名不知情的律师调侃道:“漓漓,你跟周助理和庄秘书走在一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是叶氏集团的人呢!”

“咳!”

沈羡宁被咖啡呛到了。

他想拍拍同事的肩膀,称赞一声:兄弟好眼力,漓漓她真的就是叶氏集团的人啊!

江漓漓走过来,径直坐在沈羡宁身边,用手背碰了碰他的手臂,“你自然一点。”

沈羡宁幽幽怨怨地看向江漓漓——

江漓漓迎上他的目光,说:“我就是怕看见你这种反应,才不说的。”

沈羡宁:“……”所以,赖他吗?

眼看着沈羡宁的表情更复杂了,江漓漓拍拍他的肩膀,继续道:“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反正,我还是我啊!”

沈羡宁想了想,觉得可行,就这样和江漓漓达成了约定。

江漓漓看了看唐遇,没发现唐遇有什么异常,顾及到还有不知情的同事在场,她暂时没有多说什么。

不一会,叶嘉衍也来了。

今天降温,他在西装里面加了一件羊绒衫,整个人显得清贵又从容,好像是皇室里走出来的贵族。

江漓漓看着他,有些失神,无法将眼前的他和昨天晚上那个失控动手的他联系在一起。

又或者,他和除了庄雅妍以外的人一样,都在尽力把昨晚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过。

叶嘉衍落座那一刻,不着痕迹地看了江漓漓一眼,随后和公司的人聊起了工作的事情。

今天,不需要他们叫,女服务员自己送来了咖啡。

江漓漓注意到,把咖啡放到叶嘉衍面前时,女服务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叶嘉衍的手臂。

这个暗示……可以说很明显了。

虽然知道叶嘉衍天生就是招蜂引蝶的体质,并且知道他不会对女服务员有兴趣,江漓漓还是小小地吃了一口醋。

这么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或明目张胆、或隐晦地撩

拨过他。

半个小时后,一行人吃完早餐,开始把餐盘放回回收处。

江漓漓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一声尖叫——

“Ah!”

她回过头,看见女服务员的短裙上,布了一大片咖啡渍,咖啡液还在顺着她的大腿往小腿流……

庄雅妍拿着托盘,一脸歉意地看着女服务员,咖啡杯倒在托盘里。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女服务员身上的咖啡渍,是从她的杯子里洒出去的。

她用英文跟女服务员说了声抱歉。

女服务员一脸怒意,看样子不想善罢甘休,但庄雅妍也是一副乐意奉陪的样子。

餐厅经理适时地走过来,把服务员拉走了,对庄雅妍说没有关系。

庄雅妍留下清洗衣物的费用,离开餐厅。

江漓漓目睹了程,有些目瞪口呆。

庄雅妍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啊?

如果是有意的,她佩服庄雅妍的同时,也会有危机感……

庄雅妍对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这么狠,对她……不是会更直接?

昨晚的事情浮上脑海,江漓漓打了个寒战。

去合作方公司的路上,江漓漓和唐遇坐同一辆车,沈羡宁坐在副驾座。

如果叶嘉衍和唐遇不是甲方和乙方的关系,江漓

漓是叶嘉衍妻子的事情,她觉得没什么好向唐遇解释的。唐遇大概也不关心,他只需要她把工作做好。

但现在情况特殊,昨晚又发生了那种事,她似乎还是应该解释一下。

“唐律,我……”面对唐遇,江漓漓多少还是有些紧张,“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们的。”

“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唐遇说。

江漓漓忐忑地点点头,“嗯?”

“叶总选择跟我们律所合作,是因为——?”

江漓漓心头的忐忑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忙不迭摇摇头,“不是因为我,是因为你!”

“……”

“真的!”江漓漓强调道,“就算我不在盛唐,这次的案子,他也还是会找你,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毕竟,叶嘉衍和盛唐签约的时候,他们还分房睡呢……

那个时候,就算叶嘉衍对她已经有想法了,他也不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

唐遇笑了笑,说:“你不用紧张。如果是因为你……也没什么。”

“啊?”

江漓漓愣住了——

难道说,唐遇才是公私不分的人?

沈羡宁笑了,解答江漓漓的疑惑:“按理说,叶氏集团这么大的单子,是要我们主动去争取的。叶总来找我们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家律所的王牌商业律师、带着法律意见书去找过他了。据我所知,还有人想讨好叶氏的员工,想着通过这些门道来拿下这个单子。”

江漓漓疑惑地问:“……所以呢?”

“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这个案子。不管叶总是冲着你来的,还是冲着我们唐律来的,这对我们律所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沈羡宁说,“唐律没有责问的意思,他只是想弄清楚。”

“……”

江漓漓这才知道,不是叶嘉衍或者唐遇公私不分,是她想多了。

“漓漓,”沈羡宁慢慢地觉得和江漓漓之间的距离感没那么大了,“你和叶总为什么不公开啊?”

“我不想公开。”江漓漓说,“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们会公开的。”

“我再问一个问题——”沈羡宁竖起一根手指,强调道,“我只是单纯地好奇啊——你和叶总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江漓漓一看沈羡宁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以为她和叶嘉衍认识不久就结婚了。

她也不生气,很平静地说:“我们的爷爷辈和父辈,都是朋友。我们从小就认识了。”

沈羡宁瞪大眼睛,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叶嘉衍这样的男人,江漓漓这样的女人,居然还可以拥有青梅竹马终成夫妻的感情?他们两家还是世交?

“漓漓……”沈羡宁感慨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事,一定是都发生在你和叶总身上了。”

江漓漓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唐遇确认道:“你们家和叶总家,是世交?”

江漓漓点点头,“是啊。”

她并没有注意到,她尾音落下的时候,唐遇的眸底掠过一抹很复杂的情绪——

叶家的世交,就一个江家……

江漓漓姓江。

她瞒着他们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qi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