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场的大部分人,不论是南派北派,这会儿,对裴如寅都有点腻歪了。

   反对反对反对,反对尼玛啊!

   坏的反对,好的也反对,是什么都反对!

   你的脖子就该上个轮轴,光摇头就够了,你会点头吗?

   而且,他们大多数人对谷小白的观感实在是太好了,实在是很讨厌别人污蔑谷小白。

   谷小白的那一场专题报告,让他们如醍醐灌顶,这场会议,其实都是谷小白促成的。

   再说了,人家小白那么忙,马上就又要攻读双学位了,能不能请来还是一说呢,这个时候,你还说人家小白在乎你那点钱?

   “我说过很多次了,谷小白不是我的弟子,人家是学物理的,我是搞历史和考古的。再说了,就算是在历史和考古上,我也当不了人家的老师,反而是小白教了我许多。”邹老摇头,“我是东原大学的教授,小白是东原大学的学生,而且和我的一名学生组了乐队,所以给我这个老东西一点面子,对我执半师之礼,这是我的荣幸,也是小白看得起,不是我和小白有什么师徒关系。”

   邹老这句话,让现场的许多人,都听得羡慕死了。

   说什么半师之礼,人家小白都亲口在粉丝面前承认你是老师了好不好……

   而且,你说要发掘沉船,人家小白二话不说,就从东南亚跑回来了,换了别人,谁有这种面子?

   一来一往,损失多少钱啊。

   软萌妹子野外高清写真清纯可爱

   不过,邹老说的也没错,人家小白不是他的学生,不用从他手下读研,不用他给发学位,不跟他的项目。

   这确实算不上什么学生。

   “我跟业内的几个专家讨论过,在海洋勘探方面,国内,乃至国际上,小白都已经是最顶级的专家,所以我才提议和小白合作,如果大家都反对的话,可以提出来更好的合作伙伴……”

   “他说自己是世界顶级,就算是世界顶级了?学术这东西,大家不都是‘填补国内空白’、‘世界先进行列’吗?”裴如寅撇嘴。

   说大话谁不会?

   主持官员道:“上次小白做了汇报之后,我拿着小白的汇报,去找了一些其他阵线上的同事咨询……小白在这方面已经做到了世界最前列,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海洋勘测这一行做到这种程度,还专精深海考古的,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了……”

   毕竟,谷小白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把那三艘沉船挖出来,所以专门点了深海考古技能,专精水声学、海洋勘测、船舶工程学,还懂考古的顶级专家,真的不多。

   可能真的是独苗一个。

   旁边,又有一名官员补充道:“我之前了解过,国内目前最好的特种船只制造商唐江船厂,就是小白钟君号和海上龙宫的制造商,钟君号和海上龙宫大家都看到了,唐江船厂的技术实力毋庸置疑。我们想要发展水下考古,少不了需要唐江船厂的技术支持,我查了查,前段时间德宁集团带着一批投资商对唐江造船厂进行了投资,目前唐江造船厂最大的股东是小白娱乐,技术入股占股51%,第二股东是德宁集团,占33%。”

   他顿了顿,道:“我们不论和谁合作,恐怕都要和唐江造船厂打交道,因为除了唐江造船厂之外,目前世界上专精特种造船并符合我们需求的船厂,就是韩国的大工集团旗下的一家造船厂了……”

   大家都无语。

   世界最好的水声科考船和世界最大的海上构造物,都是人家谷小白自己造的,世界上最好的特种船厂,是属于谷小白的。

   谷小白的实力,还用解释吗?

   这个时候,你还嫌弃人家?

   人家不嫌弃你就好了。

   “所以,邹老您这个提议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您就辛苦一下,和小白接洽一下,谈一谈,看看他能不能抽出时间,和我们合作也好,帮我们培训也好,帮我们牵线一些适合的企业也好,咱们商量出来个合适的章程,小白有什么条件,您就尽管告诉我……”主管官员道。

   “说到这个,我还有一个提议,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和小白合作,让小白更容易答应我们的请求……”邹老犹豫了一下,道。

   “邹老您说。”主管官员很客气。

   不论是邹老接下《齐王易书》的追回工作,还是之前的一番发言,都赢得了现场所有人的尊重。

   “我想,小白为我们考古界,特别是水下考古做了那么大的贡献,我们能不能投桃报李,以水下考古协会的名义,向教育部门联名提请,给小白一个考古学的博士学位。”

   邹老的这句话,又让现场一静。

   “说实话,我真的是不好意思再要求小白为我们做更多了,钱,我们给不起,小白不缺。名,我们给不起,小白更不缺。资源,我们给不起,小白也不缺,我们还能给什么呢?小白凭什么和我们合作呢?就算说是为了考古学的未来,小白和我们考古学有什么关系呢?所以,一个头衔,可能是我们考古人能给他的唯一东西了……”

   大家都在思索着。

   “可是,博士学位不能凭空授予吧,总要有个依据,这可是博士!不如一个名誉博士……”有人道。

   “名誉博士又不值钱,你侮辱谁呢?”又有人反对。

   大家低声争论了起来。

   毕竟,博士是人类最高的学位。

   成为博士,意味着已经走到了人类学术的最顶端,在自己的领域里,突破了所有已知,开始向未知进发。

   授予博士,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小白的那篇《海洋沉船的探测与发掘沉船的几种方法》,难道还当不起一个博士了?”邹老反问道。

   这句话一说,大家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这篇何止是博士论文。

   这里面任何一个部分,都可以拆出来当博士论文了!

   小白的成就绝对够了,但是规矩不符啊……小白没有相关专业的学位,也没有从业经历……

   “其实我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我们考古学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只是缺钱,还缺人!严重缺少人才!未来三十年,我们需要几倍,几十倍的人才!想想小白的号召力,如果我们授予小白一个考古学博士学位,会有多少人来报考我们考古学……”

   卧槽,这个狠!

   全国的考古学,都面临无人可招的境地。

   如果利用小白把这些无知少年少女骗上我的贼船,然后要杀要剐就随我们了!

   我有学生了,我有师弟师妹了!我终于可以当老大作威作福了!

   许多人差点口水都流下了!

   “我反对!”又有人站出来反对。

   大家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了。

   又是你,有没有点创意啊!

   大家已经懒得理他了,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我觉得给个博士还不够,不如让小白来当我们考古学的形象代言人?”

   “和小白出联名款文创?”

   “请小白来帮我们拍招生宣传视频?”

   “让小白帮我们写一首考古的歌?!”

   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跪求给小白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