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嚓!”

断成两截的筷子应声落到地上。

空气中的尴尬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许佑宁心底的仇恨弥漫到空气中,给古老安详的老宅注入了一抹凌厉的杀气。

只有许佑宁知道,她可以迸发出这么大的仇恨,是因为仇人就在她的跟前。

如果她有足够的能力,她很乐意现在就结束康瑞城的生命,替她外婆报仇。

如果是以前,想到这里,许佑宁可能真的会不顾一切,拿命去博一次,试着刺杀康瑞城。

最糟糕的后果不过两败俱伤,同归于尽,她不介意。

可是现在,她不是一个人站在这里——她怀着穆司爵的孩子,不能那么冲动。

如果外婆可以感受到她的想法,老人家一定不希望她冒险,只期盼她可以保护好自己和孩子。

她和穆司爵唯一的孩子,只有一次机会可以来到这个世界。

康瑞城不一样,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余生还有很长。

就算她离开这个世界那一天,康瑞城依然还活着,穆司爵也不会放过他。

春意黯然销魂

恶人,终究会有恶报。

所以,对现在的许佑宁而言,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护好她的秘密,让她的孩子可以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界。

康瑞城看着许佑宁愤怒而又压抑的样子,天真的以为——许佑宁的情绪一下子转变这么大,是因为她太恨穆司爵了。

康瑞城突然十分庆幸——还好许佑宁不知道谁才是杀害许奶奶的真凶。

他想得到许佑宁,可不希望许佑宁这么仇恨他。

不过,许佑宁仇恨的对象是穆司爵,他一点都不介意。

康瑞城太了解许佑宁了。

许佑宁是一个擅长把一切化为行动力的人。

她越恨穆司爵,将来她杀了穆司爵的成功率就有多大。

“阿宁,”康瑞城就像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那样,缓缓开口道,“既然你是因为你外婆的事情不肯接受手术,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许佑宁丝毫不好奇康瑞城要和她做什么交易。

相反,她一脸戒备——

“什么交易?”

许佑宁的声音出奇的冷漠,就好像要通过这种方法告诉康瑞城——她不一定会答应和他交易。

“阿宁,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康瑞城看着许佑宁的眼睛,逐字逐句的说,“我帮你替你外婆报仇,穆司爵死后,你要去接受手术。”

“……”

许佑宁的心底又掠过一声冷笑。

直到今天,康瑞城还是这么天真,以为他可以对付穆司爵?

根本不可能的!

就算康瑞城真的有机会,她也一定会从中阻拦,打破他的计划和美梦!

所以,她答应和康瑞城做这个交易,也没什么所谓。

许佑宁看着康瑞城,好像在权衡什么。

过了一会,她点点头:“好。”

康瑞城终于摆脱压在胸口的那块大石,松了一口气,转而问道:“阿宁,我们之间没事了,对吗?”

他不希望许佑宁继续无视他。

许佑宁在心底嗤笑了一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冷冷淡淡的说:“只要你不提什么无理的要求,我们之间永远不会有什么事。”

她和康瑞城本来也没什么事。

他们之间,只有杀害至亲的深仇大恨。

康瑞城根本不知道许佑宁在想什么,以为许佑宁这么说,就是答应和解了。

他的脸色改善不少,语气中也多了一抹温柔,说:“阿宁,以后不管什么事,我都会事先和你商量,不会提前替你决定。”

康瑞城鲜少对人做出承诺,许佑宁是一个例外。

许佑宁却根本不为康瑞城的承诺所动,站起身,还是冷冷淡淡的样子,语气里夹着一抹警告:“你最好说到做到!”

她不等康瑞城再说什么,转过身,径直上楼。

距离房门口还有一段几米,沐沐哭闹的声音就传过来——

“我虽然只有五岁,但我也是有人身自由权的,你是大人也不能控制我!哇,放开我!”

小家伙明显生气了,稚嫩的声音夹着十足火药味。

手下不想得罪沐沐,可是也不敢违抗康瑞城的命令,一脸为难的说:“沐沐,你不要闹了,等到城哥气消了,你就可以下去的。”

“好奇怪啊,我为什么要等到爹地气消才能自由活动?”沐沐哇哇大叫着说,“又不是我惹他生气的!”

手下想转移话题,故意问:“那是谁惹城哥生气的?”

“没有人惹他啊!”沐沐又恢复了一贯的无辜,事不关己的说,“明明就是他自己要生气的,为什么要惩罚我?简直不可理喻!”

“……”

年轻的手下过了很久都没有再说话,应该是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许佑宁听到这里,笑了笑,推开房门走进去。

手下看见许佑宁,比见到救星还要兴奋,忙忙走过来,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许小姐。”

“嗯。”许佑宁并非命令的语气,声音里却有一股不容置喙的气场,“你下去吧。”

“可是……”手下犹豫的看向沐沐,“城哥吩咐过……”

“我让你下去!”许佑宁的语气又凌厉了几分,“我会看着沐沐。”

许佑宁在康家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东子都要让她几分。

手下当然不敢惹许佑宁,应了一声“是!”,随即转身离开房间。

“咔哒——”

房门应声关上,房间内只剩下许佑宁和沐沐。

小鬼瞬间不生气也不闹了,小萌宠一样蹭蹭蹭扑向许佑宁,仰起头问道:“佑宁阿姨,爹地有没有欺负你?”

许佑宁信心满满的说:“你放心,你爹地现在不敢欺负我!”

沐沐想了想,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对!因为我会给你撑腰的!”

“噗嗤——”许佑宁实在忍不住,就这么笑出声,蹲下来亲了亲小家伙的脸颊,“谢谢你。”

“唔,不客气!”

沐沐也抱住许佑宁,在她怀里蹭啊蹭的,软软萌萌的,可爱极了。

许佑宁摸着小家伙的头,心里泛开一阵阵温暖。

可是,没过多久,愧疚就吞噬了所有温暖。

她并不值得沐沐对她这么好。

她回来的目的,是结束康瑞城的生命。

可是,她贪恋这份温暖,所以没有勇气把真相告诉沐沐。

她终归是……自私是的。

沐沐在许佑宁怀里蹭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抬起脑袋说:“佑宁阿姨,我想去看芸芸姐姐和越川叔叔。”

去看越川和芸芸啊,许佑宁也很想去。

可是,她没办法离开这座老宅。

康瑞城虽然已经相信她,但是,她还是不能轻易接触陆薄言和穆司爵那边的人。

如果她强硬要求要去,一定会引起康瑞城的怀疑。

她现在最不能做的,就是让康瑞城对她起疑。

许佑宁摇摇头,轻声说:“你爹地不会允许我们去的。”

沐沐歪了歪脑袋,古灵精怪的问:“如果我哭呢?”

许佑宁哭笑不得,决定纠正一下小家伙的观念:“沐沐,眼泪不是万能的。”

“大人的眼泪没有用,可是,小孩的眼泪是万能的!”沐沐一本正经强调道,“佑宁阿姨,现在我的眼泪还有作用,我是不是应该好好利用呢?长大后,我的眼泪就彻底失效了,现在能用却不用的话……我是不是有一点点吃亏?”

“……”许佑宁感觉脑袋在隐隐作痛,无语的看着小家伙,“沐沐,你从哪儿学到的这些?”

沐沐指了指电脑屏幕,诚实的交代道:“有一天你睡觉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一会儿视频……”

“……”许佑宁感觉头更痛了,叮嘱道,“沐沐,以后不许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咦?穆叔叔也这么说过!”沐沐的眼睛亮了一下,兴奋的说,“穆叔叔还说,长大了就可以看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佑宁阿姨,是真的吗?”

“……”

许佑宁不想说话。

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坚强一点,努力活下去。

否则,把孩子交给穆司爵照顾,她很有可能会被穆司爵气得从坟墓里跳起来。

沐沐见许佑宁不说话,觉得奇怪,扯了扯许佑宁的袖子:“佑宁阿姨,穆叔叔说的不对吗?”

许佑宁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说:“沐沐,我们停止聊这个话题。还有,去看芸芸姐姐和越川叔叔的事情,一定不能和你爹地提,他会生气的,你哭也没用。”

沐沐不情不愿的扁了扁嘴巴:“好吧……”

许佑宁看得出来小家伙很失望,摸了摸他的脑袋,解释道:“最近一段时间情况很特殊,等事情解决好了,你还想看芸芸姐姐和越川叔叔的话,没有人可以阻拦你。不过,现在你一定要听话,听懂了吗?”

沐沐点点头:“嗯,我懂了!”

“沐沐,我知道你很担心越川叔叔。”许佑宁安慰小家伙,“不过,越川叔叔的手术已经成功了,他正在康复,你忘了吗?”

言下之意,现在的沈越川,已经不需要他们担心了。

沐沐似懂非懂的问:“越川叔叔康复之后,就可以永远陪着芸芸姐姐,对吗?”

“是啊!”许佑宁点点头,十分耐心的问,“怎么样?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唔,有!”沐沐一下子扑进许佑宁怀里,奶声奶气的说,“佑宁阿姨,你也要像越川叔叔一样好起来,我希望你可以永远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