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神圣磅礴的气息,仿如滔天巨浪般席卷而出。

春杀右手一伸,长剑闪现。

浓郁至极的七彩光芒,自长剑迸射而出,令得附近的虚空高频震荡不已。

“嘿嘿,看来你这人类的实力,果然大幅减弱了,真是天助我也!”见得春杀的威势,狐面淫火蛟不仅没有畏惧,反而有些开心起来。

现在,它能确定春杀的实力,真的是减弱不少了。

它决定改变战斗方式。

“呼!”

它张开了巨嘴,喷射出一道花色的龙息。

有粉红色,有漆黑色,有赤红色,有暗金色。

四种色彩混合在一起,看起来异常绚丽夺目。

但这龙息里面蕴含的气息,却是非常恐怖。

粉红色的淫毒,漆黑色的死亡,赤红色的烈焰,暗金色的毁灭。

青春牛仔裤辫子美少女

这四种气息威压纠缠在一起,令人恐怖,震骇,绝望,却又春 情荡漾。

骇人的龙息穿越虚空,从天而降,如同一片花色大海从半空泻落。

霎时间,整个虚空都被沾染成了这种诡异凶残的花色。

更恐怖的是,周遭附近的一切,山石、草木,泥土,俱都快速的化为虚无。

“神女不是说它的实力降低了吗?为何那孽畜仍是这般恐怖?”刘官玉颤声说道。

即便以他此时的实力,也都是感受到了一丝危险和压抑。

“狐面淫火蛟是何等厉害的存在,即便是实力有所降低,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御的!”九妹沉声说道。

“好吧,看来我也是一般人!”刘官玉自嘲道。

不过,春杀看起来却是比较轻松,身上荡漾着无尽神韵,浓郁的七彩光华如同牢不可破的屏障一般,将花色的龙息隔离在外。

她脚尖点地,身形拔地而起,速度快到了极点。

“可恶的人类,给我去死!”狐面淫火蛟眼见自己喷出的龙息竟然对春杀无用,心中不免有些震惊,但生性奇淫的它,怎么可能放过眼前的美女。

何况,这两个人类的血肉,非常的诱人。

“吼!”

狐面淫火蛟暴吼一声,巨大的双眸精光暴闪,下一瞬,两道凌厉刺眼的漆黑光束自眼中暴射而出,洞穿虚空,直接朝着春杀打来。

春杀低叱一声,左手向前一挥,光华闪烁间,无尽彩莲闪现,眨眼间形成了一座巨大的七彩大山,挟裹着狂猛的神力,挡在了那漆黑光束之前。

“嗤嗤嗤!”

漆黑光束陡然散开,瞬间在空气中形成了数千条漆黑细线,尽数打在了那座彩莲巨山之上。

尖锐的穿透声不绝于耳,彩莲巨山剧烈震荡着,其上不断出现一丝丝细小的裂痕,然后又在七彩神力的滋养下迅速愈合。

那漆黑光束,竟被彩莲巨山挡住。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春杀身形一晃,速度快得惊人,宛若瞬移一般,一下子便出现在了狐面淫火蛟的脖子下方。

“唰!”

一剑暴斩而出。

森寒的剑芒冲天而起,瞬间照亮了整个虚空。

这一招,快到了极点,出招的速度、时机和方位,俱都精妙到了绝伦。

而正在全力发射漆黑光束的狐面淫火蛟,根本没有想到春杀胆敢冲来近身搏杀。

于是,这惊天一剑,便准确的斩在了狐面淫火蛟的脖子下方。

“当!!”

碰撞的瞬间,发出金铁交击的巨响。

狐面淫火蛟庞大的身躯猛然剧震,脖子下方亮起一片耀眼至极的光华。

让刘官玉无比心惊胆寒的是,这凌厉绝伦的一剑,竟然只出斩出了一道浅浅的剑痕,虽有热血迸溅,但也不过是划破了皮肉,根本不算是致命伤势。

“好恐怖的防御!那狐面淫火蛟简直太变态了!”

在一旁观战准备找时机出手的刘官玉见状,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连头皮都有些发麻。

春杀剑芒的攻击力到底有多恐怖,他非常清楚,纵然她实力进入了虚弱期,但至少也是在两次解除封印后再虚弱的,其实力仍是非常恐怖。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被她一道犀利剑芒斩中脖子下方,狐面淫火蛟居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刘官玉非常清楚,倘若是自己面对这种攻击,估计一瞬之间就会被凌厉的剑芒斩为两半,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

但狐面淫火蛟却能够只受一点皮外伤,这种变态的防御力,当真是令人绝望啊!

“吼,你竟敢伤了高贵的我,你不得好死!”狐面淫火蛟发出震天的咆哮,这一点伤势,虽不致命,却是令得它暴怒异常。

庞大的身碾碎虚空,朝着春杀闪电般冲来。

那两只巨大无比的爪子,划过两道残影,一下子出现在春杀近前,朝着她狠狠抓去。

眼见未能一剑凑效,春杀也是有着一瞬间的楞神。

狐面淫火蛟恐怖的肉体防御力,太出乎她的意料。

刚才那一击,她已然用尽全力,巨大消耗之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见狐面淫火蛟扑来,只得咬着牙,用尽全力的展开身法,想要躲开。

可是,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

“呯!”

爪影晃动,在电光火石之间,狐面淫火蛟的一双前爪狠狠的抓在了春杀的肩膀之上,尽管有着七彩莲花的防御,但她仍是受伤了。

她的两个肩膀,瞬间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巨大无比的强横力道,令得她的身子完全失控,整个人就像是一块巨石般激射而出,在虚空中划过一道流光,狠狠砸落在已然逐渐冷却的岩浆上。

岩浆炸开,她砸在泥土上,瞬间撞出一个巨型的坑洞。

春杀被一招重伤。

刘官玉惊呆了,这转折,太离奇了,太令他意外了。

狐面淫火蛟得意狂吼,庞大的身躯如同巨山轰砸而来。

“赶快挡一下!”春杀见状,朝着刘官玉大喊。

“这,我一个人,怎么挡的住?这不是要我命吗?”刘官玉暗自盘算,有些犹豫。

“赶快动手,不然,我们两个都要死!”春杀怒喝道。

万般无奈,刘官玉只好出手。

“太阳符相!”

他一声暴喝,一颗拳头大小的太阳符相从他手中飙射而出,眨眼间变得了数百丈大小,挟裹着惊天之力,朝着狐面淫火蛟撞击而去。

这一枚太阳符相,凝聚了他磅礴似海的九日火力和九日金力,极致的灼热可以融毁金石,犀利的威势可以洞穿山峰。

太阳符相所过之处,一阵光线明灭,便是连虚空都是有些扭曲了。

“哼哼,小子,你就差的远了!”狐面淫火蛟非常不屑的冷哼一声,竟然毫不闪避,直接朝前冲来。

右爪一扬,一道爪影狂飙而出,刹那间化作近千丈大小,挟裹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朝着太阳符相猛拍而下。

“咔嚓!”

一声脆响,太阳符相瞬间被得碎裂而开,化作万千光点四散飞扬。

那极致的灼热如浪潮般打在狐面淫火蛟身上,竟然没起到多大作用。

“你怎么不用全力?!”春杀一见,怒声大喊。

“此时我怎么可能用全力?!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刘官玉心中暗自嘀咕。

正寻思间,不料那狐面淫火蛟竟然一闪,就到了他近前。

右爪一探,狠狠拍下。

这一下快捷绝伦,气息锁定之下,刘官玉根本来不及闪避,眼见那遮天蔽日的爪影闪电般逼近,只得倾尽全力,拿出破天斧一挡。

“呯!”

那一道爪影,便结结实实的拍在了门板大小的破天斧上,震耳欲聋的巨响轰然炸开,刘官玉被爪影上的巨大力道打的抛射而出。

狐面淫火蛟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前爪再挥,那爪影去势更快,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朝着刘官玉再度暴拍而来。

这一击凌厉异常,狐面淫火蛟以帝龙血脉聚集的力量,就算是帝境强者挨了这一击都会被重创。

刘官玉身上骤然爆发出耀眼夺目的七彩光芒,十八转的大荒体疯狂运转。

“呯!”

爪影再次狠狠的拍在了破天斧上,巨响震天,气浪狂飙。

也是破天斧神异,换作其它法宝,恐怕直接被拍碎了。

刘官玉的整个身躯抛飞而出,带起了一道笔直的七彩光束,一头撞进了深坑壁中。

直接被打进了泥土内数十丈深。

刘官玉鲜血狂喷,丝毫不敢停留,立时绕了一个弯,钻了地面。

便看到那狐面淫火蛟,正冲向刚刚站起的春杀。

还地半途,便是猛地张嘴。

“轰轰轰!”

花色龙息从嘴里汹涌而出,朝着春杀汹涌而去。

脸色苍白的春杀手一挥,无尽彩莲翻飞,眨眼间形成了一道彩莲屏障,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龙息前方。

“轰隆!”

那滔天的花色龙息,如同狂涛一般冲撞在彩莲屏障之上,爆发出巨大的声响。

莲花屏障堪堪挡住龙息,却也是岌岌可危。

看起来,有些危险了。

“小子,我们现在要逃吗?”九妹问道。

此时春杀和狐面淫火蛟正在激战,看起来是逃走的好机会。

“不用想,逃不了!”刘官玉摇摇头,苦笑道:“只要我们敢逃,不管是春杀还是狐面淫火蛟都会第一时间转头对付我,因为,他们都要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