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小柔激动地攥住林绽颜的手,“颜颜姐,就是这种表情!”

“……”

林绽颜没有get到小柔兴奋的点,不解地看着她。

小柔和林绽颜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她们很少这么没默契。

“颜颜姐,”小柔突然有些不确定了,“你刚才那个表情不是——你一定要拿到孙敏敏的票——这个意思吗?”

林绽颜很遗憾地摇摇头,“我的意思正好相反——我可以不要孙敏敏的票。”

“……”

小柔差点两眼一闭晕过去。

她看林绽颜的表情那么坚决,所以……

原来她理解的坚决,不是她颜颜姐想表达的坚决。

不过,林绽颜明明很想赢,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票不要?

“这个……牵涉面太广了,我现在没法跟你解释。”林绽颜说,“以后你就懂了。”

炎热夏日清凉妹子居家生活在

“那……”小柔想了想,没有追问,而是鼓励道,“颜颜姐,你加油!”

如果林绽颜不铆足劲拿下孙敏敏的票,就要争取到更多的观众投票。

否则,在留下来的演员不是实力强就是人气高的情况下,林绽颜今天晚上……很有可能会遭到淘汰。

林绽颜知道小柔的意思,摸了摸她的头,投入到排练里面去了。

其实,孙敏敏的票,不是她想要就能拿到的。

她能要求的,只有自己。

所以,她只管付出最大的努力、把表演做到极致。

至于孙敏敏会不会把票给她,要看孙敏敏怎么评价她的表演。

吃完午饭,林绽颜顾不上休息,继续排练。

排到一半,小柔拿着手机来找她,说是江漓漓来电话。

小柔刚给她当助理的时候,她就叮嘱过,她忙的时候,一般的电话不要告诉她,但江漓漓和她妈妈的电话除外。

这个时候,江漓漓刚从爷爷家离开,打来问林绽颜排练的怎么样。

“排练的很好。”林绽颜除了对江漓漓隐瞒她和宋子琛的恋情,还没有瞒过江漓漓其他事情,如实说,“我就是……有点紧张。”她自己也知道,她有很大的概率会在今晚被淘汰。

“稳住。”江漓漓说,“我今晚去看你比赛,给你加油。”

“……”林绽颜以为自己听错了,“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江漓漓说,“嘉衍临时有事要去一趟A市,张姨又休息了,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的。”

林绽颜忙忙说:“我去问一下导演门票!”

“嘉衍已经帮我拿到门票了。”江漓漓说,“你安心排练,我到了去后台找你。”

“好!”

林绽颜挂了电话,把手机递给小柔的时候,脸上还是有笑容的,直到她想起了宋子琛。

如果江漓漓来了之后,正好和宋子琛撞上了,她……要不要趁机跟江漓漓坦白?

“颜颜姐,”小柔又一次误会了林绽颜的表情,“你不用说,我都懂!”

“……”

林绽颜这一次不是没有get到小柔,而是似懂非懂。

小柔的意思是

,她知道她向江漓漓隐瞒着她和宋子琛的恋情,会在江漓漓面前替她保密?

那么问题来了,小柔是怎么知道的?

“颜颜姐,你也不用这么惊讶吧?”小柔压低了声音,“你和小宋总的关系,我都知道了。以后小宋总打电话找你,我也会像江小姐找你一样——及时告诉你的!”

林绽颜总算发现了,今天她和小柔默契度为零。

不过,小柔这个提议……深得她心。

她给了小柔一个肯定的眼神,“聪明!不愧是小宋总看中的人。”

小柔把水递给林绽颜,让她喝一点,催着她去排练。

下午的时间,在林绽颜的排练中,过得飞快。

不到六点,林绽颜就要去化妆,准备演出了。

排练的时候,她多数时间是站着的,好不容易才恢复一些的右脚,又有了肿起来的迹象。

小柔注意到了,但是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

林绽颜倒是很想得开,说:“录完就可以休息了,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江漓漓来了。

林绽颜和小柔都很惊讶,几乎是齐声问:“你怎么进来的?”

“嘉衍找人带我进来的。”江漓漓转身向那个人道谢,“谢谢你。”

“不客气。”那人看了林绽颜一眼,明显是在思索什么,但没有表现得太外露,笑着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那是副导演啊!”林绽颜拉了拉江漓漓的手,“你们家叶总,认识我们副导演?”

江漓漓摇摇头——她也不是很清楚,说:“反正是他去接我,我说要找你,也是他把我带过来的。”

林绽颜点点头,“你们家叶总……深藏不露啊。”

江漓漓没有兴趣聊这个,看了看林绽颜的脚。

她进来的时候,刚好听到林绽颜和小柔的聊天内容,问了一下化妆师,“颜颜能不能躺下来化妆?”

化妆师点点头说,“当然可以。”

林绽颜就这么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说:“漓漓,还是你有办法。”

“比赛虽然很重要,但你也不能这么拼吧?”江漓漓恨不得戳一戳林绽颜肿起来的脚,让她长长记性,“好不容易好一点,你现在又要回到解放前了。”

“哪那么容易回去啊,我心里有数!”林绽颜笑嘻嘻的说,“比我拼命的前辈多的是。我这个……真的不算什么。”

江漓漓可以理解林绽颜,也就没再说什么,但是——

她不解地看着林绽颜,“你这个妆……?”

她没有了解过特效化妆。

最重要的是,在她的认知里,化妆应该是可以让人变美的。

但现在,化妆师的手就像有魔法一样,把林绽颜……变丑了。

她原本精致明艳的五官,失去了特色;细腻如白瓷的肌肤,也变得暗淡粗糙。

林绽颜虽然不至于爱美如命,但正常来说,她是不允许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

“淡定淡定,角色形象需要!”林绽颜躺在沙发椅上,尽量不让自己因为说话而影响到化妆师的工作,说了电影的名字,“上映

的第一天,我们还一起去看了呢。”

“我记得。”江漓漓觉得太巧了,“你要演孙敏敏那个角色?”

“对啊。”林绽颜笑了,“节目组还煞费苦心地把孙敏敏请来了。”

“……”

江漓漓的心莫名地“咯噔”了一下,脑海中浮出昨天下午收到的那张照片。

她都收到了,孙敏敏会不会也收到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孙敏敏真的收到了……那她今晚出现在这里,就是一个错误。

“很巧,对吧?”林绽颜眼角的余光瞥到江漓漓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知道我要演孙敏敏演过的角色,你也不用这么惊讶吧?”

江漓漓想说她不是惊讶,而是害怕啊!

可是,她还来不及开口,就听见化妆间外面传来孙敏敏的声音——

“……林小姐的作品?噢……我虽然没有看过,但听说林小姐最近在拍陈导的戏呢。就算我不了解林小姐这个人和她的作品,我也要相信陈导的眼光不是?”

孙敏敏尾音落下,外面就是一阵笑声。

紧接着,是敲门声。

林绽颜已经知道这是节目组的套路了,想问江漓漓要不要回避一下,但化妆间就这么大,根本没有地方让江漓漓“避”。

她只能让江漓漓放心,说:“我跟摄影师打个招呼,让他们不要把你拍进去。”

“……”

江漓漓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孙敏敏万一知道她和林绽颜的关系,有意针对林绽颜怎么办?

她还什么都来不及解释,林绽颜已经让外面的人进来了。

化妆师和小柔出去了,摄像头对准了孙敏敏和林绽颜,有人为她们做介绍,还特意提了一下,林绽颜今晚要演的,是孙敏敏塑造的一个经典角色。

“这个我当然知道。”林绽颜把一个后辈的谦虚展现得淋漓尽致,“电影上映的第一天,我就和朋友去看了!”

孙敏敏一进来,就已经注意到江漓漓了,问道;“是这位朋友吗?”

林绽颜点点头,“对啊,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孙敏敏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但她很好地控制住了表情,不让对准她的几个镜头捕捉到异常。

接下来,无非就是林绽颜和孙敏敏交流一下表演心得,孙敏敏肯定一下林绽颜的认真和表演,林绽颜恭维几句孙敏敏塑造的这个经典。

两个人都是在演艺圈打拼了很久的人,很清楚节目组需要的是什么。

末了,孙敏敏转头对摄影师说:“你们先出去,我还想和林小姐聊聊。”

林绽颜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孙敏敏说的是她,看的却是江漓漓。

事实上,孙敏敏一进来,她就感觉到了孙敏敏对江漓漓的敌意。

今天晚上,她该不会真的要在孙敏敏和江漓漓之间选一砸一吧?

“我也还有几个问题,想再问问敏敏姐。”林绽颜笑着说,“你们先去忙吧。”

工作人员出去后,孙敏敏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眸光也暗下来。

她起身,气势汹汹地走到江漓漓跟前……

第542 章不要叫醒一个沉睡的男人(3)

无形的怒火,在孙敏敏的眸底燃烧,火势迅速蔓延了整个化妆间。

江漓漓不用问也可以确定了——

如她所料,孙敏敏收到了照片。

所以,发照片的人,目的是她。

关键是,发照片的人是谁?

这个世界上,对她有巨大敌意的人,不出那几个。

虽然不能确定到底是谁,但她筛选的范围,已经缩到很小了。

想了这么多,江漓漓唯独没有想到孙敏敏对她的恨意,已经远远超出了她所能想象的范围。

“江漓漓,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

孙敏敏的眼睛狠狠一瞪,下一秒,右手高高地扬了起来——

江漓漓没有被人这么声讨过,更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一时间有些懵。

林绽颜反应很快——孙敏敏的手落到江漓漓脸上之前,就被她截住了。

孙敏敏是演艺圈的前辈;她今晚要演的角色,是孙敏敏塑造的经典。

以上这些,她统统不管了,一把甩开孙敏敏的手,“你有话可以好好说,凭什么动手?”想起孙敏敏的上一句话,她又说,“哦,你好像不会好好说话。”

孙敏敏瞪了林绽颜一眼,“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

“你要打的人是我朋友,事情跟我当然有关系。”林绽颜护在江漓漓身前,“你凭什么动手打人?”

“我凭什么?”孙敏敏把昨天收到的照片给林绽颜,“你自己看!”

六点五英寸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江漓漓和叶守恒的照片,画面看起来……很诡异。

林绽颜的第一反应就是——照片上的事情,不可能会发生!

江漓漓曾经说过,叶守恒给她的感觉有多么恶心。

她不可能给叶守恒挑睡衣,人类移居到火星了也不可能!

林绽颜一时忘了叶守恒和孙敏敏的关系,吐槽道:“漓漓,叶守恒这个恶心的东西又纠缠你了?”

江漓漓回过神,从林绽颜的“羽翼”下出来,走到孙敏敏跟前,缓缓说:“我只跟你解释一遍——我是在给嘉衍挑睡衣,跟叶守恒是偶遇。”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孙敏敏根本不听江漓漓说什么,笑了一声,“守恒一个人,会去商场闲逛吗?你说你在给叶嘉衍挑睡衣,叶嘉衍人呢?”

“孙小姐,”江漓漓用最后的耐心说,“你先去搞清楚,昨天你先生是不是一个人去了商场。”别的,江漓漓半句都不想解释了。

“江漓漓,”孙敏敏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江漓漓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叶守恒不是一个人去商场,也不是跟江漓漓一起,那一定是跟其他女孩一起。

不等江漓漓这么说,孙敏敏就接着吼了一句:“算了,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林绽颜笑了,“孙小姐,那漓漓说什么,你会相信?”

孙敏敏一副看透了江漓漓的表情,脸上一半是讥讽,一半是冷笑,说:“江漓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叶氏——将来不是叶嘉衍的,就是守恒的。你就是想把他们

两个都抓在手里,对不对?”

???

林绽颜先是冒出来一脑子的问号,然后指着化妆间的门,说:“滚出去!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自从和宋子琛在一起,林绽颜整个人柔

软了一些,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尖锐而且不客气了。

不过,这次真的不能怪她。

但凡孙敏敏说一句人话,她也不会这么不客气。

“林绽颜?”孙敏敏威胁道,“不要忘了,我可是今天晚上的嘉宾评委。”

“谁管你是什么东西?”林绽颜一副多看孙敏敏一眼都觉得侮辱了自己品位的表情,“这是我的化妆间,我不欢迎你。”

“你会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的!”孙敏敏说着,目光转移到了江漓漓身上,目光变得像吐出信子的毒蛇,冰凉而又歹毒,继续道,“至于你——我会让你为了你的行为付出代价!”说完,走出林绽颜的化妆间。

林绽颜差点翻白眼,“她再不出去,明天的头条就是她被我从化妆间赶出去!”

江漓漓相信,林绽颜真的做得出来——她都敢把宋子琛的脑袋砸破,把孙敏敏赶出去,根本就是小儿科。

不过,现在重点不是这个,是孙敏敏。

“颜颜,”江漓漓问,“你觉不觉得,孙敏敏有点不对劲?”

林绽颜好歹和江漓漓认识了这么多年,默契还是有的,她知道江漓漓说的是什么。

她点点头,表示认同,“孙敏敏很明显是在自欺欺人。”

江漓漓只能说:林绽颜总结的太精辟了。

孙敏敏不愿意相信叶守恒的不忠,所以明明听懂了她的暗示,却不愿意相信她的话。

她甚至把一切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比如她认为是江漓漓诱

惑了叶守恒,认定了江漓漓是叶守恒不忠于她的渊源。

或许是因为只有这样认定了,她才能不去想自己驾驭不住叶守恒这个男人、她选择了错误的婚姻的事实。

她为什么要逃避现实呢?

身为叶守恒的太太,她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叶守恒的事情,也一直在努力平衡工作和家庭。

她在这段婚姻里,没有任何过错。

对于叶守恒的行为,她只需要正视,然后做出分开还是容忍的选择就可以。

可惜,她根本不愿意面对叶守恒不忠于他们这段婚姻的事实。

或许是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叶守恒的不忠是因为她不够完美?

江漓漓摇摇头,“这样看孙敏敏,好像有点可怜。”

林绽颜瞪大眼睛,恨不得摇醒江漓漓,“她刚才想打你!”

“不是被你拦下来了嘛?”江漓漓笑了笑,“谢谢林女侠出手相救。”

林绽颜干笑了两声,表示江漓漓这一套没用,接着问:“你怎么在商场碰到叶守恒了?”

“他和一个女孩子在商场买包,我正好碰到了。”江漓漓示意林绽颜放心,“不过当时,嘉衍陪着我呢。”

“那……拍那张照片的人有病吧?”林绽颜觉得不可思议,“你明明和叶嘉衍在一起啊!他要是想证明叶守恒不规矩,直

接拍叶守恒陪女孩子买包多好?”

“这就说明,那个人的目标是我。”

江漓漓刚才就已经想明白这一点了,现在说出来,根本就是波澜不惊。

可是,她所说的事情,完超出了林绽颜可以想象的范围。

林绽颜认识的人里面,就数江漓漓人缘最好了。她完想象不出来,谁会这么无聊针对江漓漓?

“那个闵忆婕要跟你抢叶嘉衍,这种手段都使出来了吗?”

林绽颜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这个了。

江漓漓摇摇头,“应该不是闵忆婕。好歹是闵家千金,不至于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事关江漓漓的安,林绽颜非问出个所以然来不可,“那你怀疑谁?”

“我……”江漓漓看了看时间,“节目马上就要开始录制了,你要不要再排练一下?”

林绽颜知道江漓漓是在转移话题,还没来得及拆穿她,小柔就拎着一堆吃的进来了。

一看打包袋,林绽颜就“哇”了一声,说:“今天节目组的伙食这么好?是不是觉得我要被淘汰了,让我最后吃顿好的?”

“颜颜姐,你真的很幽默!”小柔说,“不过,这些都是小宋总让人送来的。”

“……”

林绽颜愣住了。

坦白的机会,居然真的来了吗?

江漓漓不意外,但觉得如果她不表现出一点意外来,会显得很不正常。

她“嗯?”了声,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林绽颜,表情明显是在说:我在等你跟我解释。

“……”

林绽颜之前毫无准备,现在只能临时组织措辞。

她要怎么说,江漓漓才能不那么生气呢?

“那个……”就在林绽颜犹豫的时候,小柔小声说,“小宋总说,这是送给江小姐的……”

大反转!

林绽颜迅速抓住了这个机会,学着江漓漓刚才看她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江漓漓,“嗯?”

江漓漓只能承认自己输了。

宋子琛看起来漫不经心,实际上,心思缜密着呢!

她很淡定地拆开一双筷子,递给林绽颜,一边说,“还用‘嗯?’吗,不用想也知道是嘉衍让子琛送的啊!”

“哦~”林绽颜调侃道,“你们家叶总真的很贴心哦,就怕你饿着。”

“是啊,他对我很贴心。”江漓漓大大方方地承认了,示意林绽颜快点,“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表演。”

“哎哟!”林绽颜说,“不用吃都被狗粮喂饱了。”

江漓漓知道林绽颜是故意的,不理她,转头招呼小柔,说:“你跟我们一起吃吧,尝尝味道怎么样。”

“不了不了,你们吃。”小柔摆摆手,“小宋总另外给我叫了一份,我也去吃了。”

小柔一出去,江漓漓就说:“子琛也很贴心啊。”

林绽颜几乎是习惯性地吐槽宋子琛,“就这?哪里贴心了?”

“都能想到另外给你的助理叫一份餐。”江漓漓盯着林绽颜,“这还不算贴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