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沐沐蹦蹦跳跳的跟着许佑宁回房间。

上楼的时候,许佑宁还好好的,可是就在她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一阵痛感突然袭来,正中她的脑袋。

她下意识地捂住脑袋,闭上眼睛……

沐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顾自的说:“佑宁阿姨,我们打游戏的时候,其实还可以配合得更好——你觉得呢?”

“……”许佑宁听得见沐沐的声音,可是,她没有办法回答。

疼痛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已经将她整个人淹没,她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

“咦——?佑宁阿姨——?”

沐沐迟迟没有听见许佑宁的声音,于是拖长尾音,疑惑的回过头,就看见许佑宁捂着半边脑袋,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

他见过许佑宁这个样子好几次,一下子反应过来——佑宁阿姨不舒服。

小家伙几乎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声:“佑宁阿姨!”

他拉着许佑宁的手,想扶住许佑宁,奈何五岁的他根本没有这个身高和体力,急得眼泪一下子涌出来。

“沐沐,不要哭。”许佑宁气若游丝,但还是努力把每一个字都咬清楚,“我到床上躺着就好了。”

安静温柔的女生

“好!”沐沐乖乖的点点头,“我带你去!”

小家伙牵着许佑宁的手回房间,看着许佑宁躺到床

上,马上拉过被子替许佑宁盖上。

许佑宁微睁着眼睛看着沐沐,勉强牵了牵惨白的唇角:“谢谢。”

沐沐从小就被许佑宁教导,越是遇到紧急的情况,越要保持冷静。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种情况,应该去找大人,比如他爹地!

沐沐松开许佑宁的手,用一种安抚的目光看着许佑宁,说:“佑宁阿姨,你不要怕,我去叫爹地,爹地很快就来了!”

许佑宁用尽身的力气抓住沐沐,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去。

沐沐小小的脸上顿时充满不解:“为什么?爹地可以帮你把医生叔叔找过来啊!”

“……”许佑宁酝酿了好一会,等到了有了足够的力气,才缓缓向小家伙解释,“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不需要医生叔叔过来帮我看。”

沐沐转回身,目光中带着一抹探究:“佑宁阿姨,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

“……”

许佑宁在疼痛中一愣。

她没想到,她还是被小家伙看穿了。

没错,她在害怕。

万一让康瑞城知道她突然不舒服,两天后的酒会,他说不定会改变主意带其他人出席。

如果康瑞城没有带她去,不要说离开这个地方了,就连她收集的那些资料都没有机会转移出去。

这个节骨眼上,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任何意外。

许佑宁没有向小家伙解释,紧紧攥着他的手,努力把每一个字都咬清楚:“沐沐,相信我,我还撑得住。”

“……”沐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听许佑宁的,爬到床

上说,“佑宁阿姨,如果你觉得不能忍受了,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把医生叔叔叫过来。”

许佑宁笑了笑,点点头:“嗯!”

“好了。”沐沐帮许佑宁拉了拉被子,“你睡觉吧,我在这里陪着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走的!”

“……”

许佑宁心里都是感动,只可惜,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也没想到,一个5岁的孩子,竟然可以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安感。

这种体验,也算得上新鲜吧?

许佑宁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咬着忍着那种蚀骨的疼痛。

痛到最后,她整个人已经虚脱了,无力的沉沉睡过去。

沐沐打了个几个哈欠,困得没办法支撑了,钻进被窝抱住许佑宁一只手臂,闭上眼睛,没多久也陷入熟睡。

沐沐睡着的时候,康瑞城刚好走到房门外。

康瑞城敲了敲房门,迟迟没听见有人应门,直接把门打开,看见沐沐和许佑宁都睡了,也就没有想太多,关上门下楼。

这个晚上,许佑宁几乎失去了所有知觉,睡得格外沉。

以至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好像死而复生。

许佑宁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看见房间里熟悉的摆设,看见透过纱帘洒进来的日光,被刺得睁不开眼,只能眯着眼睛。

正是这种不适应的感觉,让她体会到了生命鲜活的感觉。

日光倾城,原来如此美好。

许佑宁在被窝里伸了个拦腰,身上那种不适的感觉已经完消失了,只剩下一身轻松。

不过,沐沐呢?

许佑宁下意识地找了一圈,很快就看见沐沐趴在她身边,像一只懒惰的小熊,呼吸柔

软而又绵长,让人一听就忍不住心生疼惜。

许佑宁摸了摸小家伙的脸,他似乎是感觉到了,偏了一下头,躲开许佑宁的手,咕哝着发出一声抗议。

醒着的时候,小家伙就乖多了,绝对没有这么排斥其他人的接触。

许佑宁觉得好玩,干脆放各种捏鼻子之类的大招,直接把沐沐弄醒了。

小鬼迷迷糊糊的顶着被子爬起来,看见许佑宁脸上的笑意,“哇”的一声哭出来:“佑宁阿姨,我再也不想理你了,呜呜呜……”

许佑宁这才意识到,她踩到这个小家伙的底线了。

哎,怎么办?

“咳!”许佑宁一脸诚恳的样子,歉然道,“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这样可以了吗?”

“不可以!”小鬼越想越委屈,哭得也越大声了,“我还很困,可是你把我吵醒了,你把睡觉赔给我,哇——”

许佑宁越听越不对劲,看着沐沐问:“昨天晚上……你几点钟睡的?”

“昨天晚上我……”沐沐上一秒还在哭,说到这里猛地顿住,瞪大眼睛看着许佑宁,又是好奇又是担忧的样子,“佑宁阿姨,你好了吗?”

“……”

许佑宁又感动了一波。

小家伙上一秒还难过自己的睡觉没有了,这一秒就反应过来她不舒服的事情。

她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一身轻松的耸耸肩:“我好了啊!”

“太好了!”沐沐比许佑宁还要激动,扑过来抱住许佑宁,在她怀里蹭了蹭,“佑宁阿姨,你太强大了!”

许佑宁忍不住笑了笑,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谢谢夸奖啊。”

她一夜之间恢复原样,和她是否强大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

她只能解释为,这大概是天意。

以前,她也会突然不舒服,症状一般会持续很久,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瞒过康瑞城。

唯独这一次,只是一觉醒来,她已经和平时没有两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她注定要把康瑞城的犯罪资料转移出去。

天意如此,她怎么好意思不照办?

沐沐看着许佑宁逐渐石化,忍不住凑到她跟前:“佑宁阿姨,你在想什么?!”

许佑宁回过神,看着沐沐笑了笑:“沐沐,我们来约定一件事吧。”

沐沐点点头:“好啊!”

“嗯?”许佑宁疑惑了一下,“你不先问问是什么事吗?”

“唔!”沐沐摇摇头,根本毫不在意的样子,“只要你想和我约定,我都愿意答应你啊!”

许佑宁就像被软化了一样,笑容都变得格外温柔:“那我们约好了,以后,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随时都可以去找对方,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沐沐点了点脑袋,一派天真的说,“我答应你!”

许佑宁和小家伙拉钩盖章,每一个动作都无比认真。

她和沐沐做这个约定,是为了将来。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康瑞城会锒铛入狱,如果她还活着,她就是沐沐唯一的依靠。

如果她找不到沐沐,她希望沐沐去找她。

许佑宁摸了摸沐沐的头,叮嘱道:“沐沐,你一定要记住我们的约定。”

只要沐沐去找她,不管怎么样,她一定会抚养他长大。

沐沐明显不知道许佑宁为什么要和他做这样的约定,只是觉得这个约定很好玩,高兴的点点头:“我一定会记住的!”

许佑宁抱住小家伙,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他在她怀里的感觉。

生为康瑞城的儿子,未来的日子里,沐沐注定要比同龄人更快地成长。

这段时间,很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段可以作为一个小孩的时间了。

接下来,他需要迅速成长。

想着,许佑宁不由得把小家伙抱得更紧。

沐沐憋着气忍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在许佑宁怀里挣扎起来:“唔,佑宁阿姨,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许佑宁愣了愣,忙忙松开小家伙,笑着把他抱下床:“我们去刷牙!”

沐沐不够高,许佑宁干脆把他放到盥洗台上,拿过他的牙刷挤好牙膏,直接递给他,说:“沐沐,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跟你强调一下。”

“嗯?”小家伙打开电动牙刷,一边仔细刷牙一边问,“什么事?”

许佑宁点到即止:“我昨天不舒服的事情……”

小家伙那么聪明,已经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吧?

沐沐没有让许佑宁失望,一下子反应过来,说:“我知道,我不会告诉爹地的!”

许佑宁昨天那么难受,都没有让他去告诉他爹地,沐沐就明白了,佑宁阿姨不希望他爹地知道这件事。

许佑宁揉了揉小家伙的脸蛋,恨不得亲他一口:“真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