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

“所以这个谈判可能需要重新的估计一下形势了!”丁羽也是面对微笑的说到,“我对于这些东西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有趣,利益的大小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生存才是我首要面临的问题!”

斯蒂文斯看着丁羽,心下也是大骇,自己好像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昨天晚上金来找自己的事情,绝对不是为了单纯的比试这么的简单,这个家伙成功的把自己给迷惑了,而在这个背后呢?丁羽绝对联系了摩根和波士顿方面,然后吗?这个还需要去提及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斯蒂文斯也是咬了一下自己的牙,昨天的时候就感觉有问题,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金这个家伙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的,但是昨天晚上的时候,自己是真的没有想到,虽然说有些误导,但应该把过失算在自己的身上面。

很显然丁羽已经跟摩根和波士顿方面达成了协议,而且也是打了一个时间差,现在轮到自己这边难受了,丁羽是同意坐下来谈一谈,先前的时候呢?他是属于被动的一方,但问题是现在丁羽跟摩根和波士顿谈过了之后,他就不是被动的一方了。

甚至于摩根跟波士顿方面也不是被动的一方了,在有关的问题上面,如果说他们三方真的要是达成了有关的协议,那么对于自己这边背后的势力来说,就算是闹得再凶,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和价值!

“丁先生,这么的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你在指责我?”虽然话是这么的说,但问题是丁羽脸上面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恼怒,表现的非常正常,“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怎么处理这件事情都可以,但是不要拿我来填坑,你们出手在前,我做事在后,大家谁也别说谁!因为这本来就没有什么你对我错之说。”

一边的斯蒂文斯看着丁羽,表情略显有那么一些无奈,自己很是确定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透露出来任何的问题和状况,但问题是先前的时候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小觑丁羽了,所以出问题了,而且还是相当大的问题。

综合的来看?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些失职,对于这个问题呢?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否认,因为一切都是事实!现在的问题就是约翰要怎么来面临这个问题!

先前的时候呢?就是一个小问题而已,过来逼迫着丁羽站到他们这边来,丁羽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这是一定的,而丁羽如果说真的站到了他们这边来,就算是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丁羽跟摩根和波士顿财团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

丁羽的身份呢?虽然可以参加先前总统的招待晚宴,甚至于参加了那个会议,但是在一定程度上面丁羽还是受到了些许的排斥,大家还真的就没有怎么把他当做是‘自己人’,反正自己这边的势力呢?是没有这个方面的想法。

私房少女甜美的思念

也就是说既然可以收买他,当然也可以出卖他,这个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原本的时候自己这边的势力呢?也是有这个方面的打算,约翰当然也知道这一点的,但是没曾想,丁羽竟然当着他的面提及了这件事情。

现在轮到马修被动了,这个问题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理,先前坐在那里的时候,马修的脊背还靠着沙发,但是现在马修也已经挺直了自己的腰身,双目注视的看着丁羽,问题已经被摆在了自己的面前,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

“丁,你会这么的去做吗?我没有看到任何的利益!”

“马修,可能是我解释的不太清楚,那么我再重新的解释一遍,对于各大财团和家族来说,这个只不过是利益的问题,但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是一个生存的问题,而你们不需要面临这样的局面,在生存都没有办法考虑的情况之下,去谈利益,这不可笑吗?”

马修也是注视的看着丁羽,好半天之后,也是摊开自己的手,“这么的说来,我来的已经有些晚了,你已经跟摩根和波士顿方面达成了协议,但为什么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置信呢?”

“是吗?”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但是我知道一点,时间拖得越长,对于我来说就越加的有利,至少能够保证我的生存不会有太多的问题,这个对于我个人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也就是说!”

丁羽顺势把话题给接了过来,“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谈的并不是一件事情,你想要谈的是利益,而我想要谈的呢?是生存,我们根本就谈不到一起,难道不适这样吗?”丁羽现在这个时候,也是表现的直接了当,都已经谈不到一起了,说其他的还有用吗?

“丁,我感觉有些失望!”马修也是对斯蒂文斯示意的看了一眼,“这个对于我们之间的友谊是一个巨大的破坏,我相信我这边很多人都会这么去看待的!”

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我要是让你消失在这个星球上面,不仅仅不会有太多的人记恨,甚至于很多人还会表示感谢,你觉得我说这个话正确吗?就好像你叫马修一样,太多的人叫这个名字了,甚至于你家族的内部也有很多人叫这个名字。”

开玩笑,你这样的人还想威胁我,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威胁我,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同时也太看不起我了,随即丁羽也是站起身来,“抱歉,我还有其他的事情,两位请便,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斯蒂文斯看了一眼马修,微微的摇头,先前的事情吗?都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是约翰威胁丁羽的这个事情,就实在是有那么一些不可取了,在现在这个时候威胁丁羽,就是有那么一些输不起,这样的状况呢?还真的就是让人有些鄙视,更何况这里还是丁羽的四合院。

但是这个话斯蒂文斯是不会说的,至少当着马修的面是不会说的,自己过来呢?就是要牵线,牵线的事情呢?倒是没有什么过失,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自己成功的被迷惑了一段时间,这个是自己的问题。

不过现在吗?事情的性质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自己因为参与了其中的一些事情,所以对于有关的问题也是有所了解,这一次马修背后的势力可是要面临一个两难的问题了。

原本的时候已经计划周圆了,这一次主要是针对摩根财团的,然后自己这边、波士顿和丁羽三方受益,摩根受损,最后为了平息摩根财团的怒火,顺势的把丁羽给扔出去,然后大家一同的收益,谁让他这些年蹦蹬的有些厉害。

但是计划还没有开始具体的事实,就已经崩溃了,丁羽已经跟摩根和波士顿方面达成了协议,丁羽为了生存,波士顿方面为了发展,而摩根为了摆脱麻烦,他们三方已经紧紧的联合在一起,诚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摩根会受到一定的损失,但对于摩根方面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这个甚至会超乎想象的。

而挑起来这个行动的这边呢?会得到些许的利益,但是这个利益跟计划有着明显的不服,同时摩根、波士顿、丁羽,甚至于包含了这一次参加行动的其他财团,都会表示严重的不满,这一次的事情麻烦了!

恐怕这个也是马修之所以恼怒的原因所在吧?他当时的时候恐怕已经不能够自己了,毕竟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太大了,甚至于从四合院出来的时候,马修也是混混僵僵的,遇横逆而不怒,遇变故而不惊,这样的事情呢?约翰还是相差甚远。

当然了自己也做不到这一点的,看着马修的状况,斯蒂文斯犹豫了一下,自己还真的就没有要给马修一巴掌的意思,虽然这个可以让他以最快的速度醒过来,但那样的话太打脸了,诚然现在马修不会说什么,但是谁知道他心里面怎么想?

所以趁着上车不注意的时候,斯蒂文斯也是趁着马修小手指还在车边的时候,直接的就推了一下车门,马修先前的时候还没有注意,但是很快也是嗷的就是一嗓子,斯蒂文斯也是用手掏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醒过来的马修也没有注意的去看自己的手指,倒是斯蒂文斯很好的表示了自己的歉意,马修也是看了一眼斯蒂文斯,这个家伙很是机灵,难怪会被派遣过来处理这一次的事情,貌似自己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小觑他了。

回到车上面的时候,马修也开始打电话联系,没有办法的事情,谁知道事情竟然出现了如此的变故,现在这个时候离开不会有任何的作用,这是一定的,至于打电话的目的吗?也是需要让家族方面验证一下,接下来应该做如何的处理。

斯蒂文斯呢?这个时候并没有去车里面,而是站在外面自顾的给自己点了一根雪茄,然后打量着四合院的门口,四合院外面的布置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夸张,非常的简朴,猛然从里面出来呢?还真的就感觉些许的不适应。

还有就是这个温度上面的商议也是稍微的有些大,先前在里面的时候,自己感觉温暖如春,但是现在出来了,还真的就是感觉有些小冷,不过这些呢?都是旁枝末节的事情,重要的还是这一次事情的处理。

这一次的变动恐怕不会太小了,就在自己犹豫的时候,斯蒂文斯的电话也是响了起来,随即斯蒂文斯也是用手敲了一下车窗,然后举起来手里面的电话,坐在车里面的马修也是愣了一下,看着斯蒂文斯的动作,也是点点头。

不过随即车窗也是被打开一道口子,斯蒂文斯呢?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动作,等电话接通了之后,也是率先的寒暄了两句,然后把事情的始末经过都解释了一边,没有任何的夸张,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添油加醋。

这个其中呢?斯蒂文斯也是加入了一些自己的分析,但也就是仅此而已,并没有其他任何的状况,打电话给斯蒂文斯的人听声音,好像有那么一些苍老,“斯蒂文斯,站在你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是可能性的问题,而是一定的!”斯蒂文斯也是毫不犹豫的说到,“昨天的时候我跟丁羽见面,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能够自控,而且昨天晚上的时候,他成功的把我给迷惑了,这是我的疏忽!”

电话那边的老人倒是没有要责备斯蒂文斯的意思,因为他这一次去了中国,主要是安排跟丁羽之间的见面,这个才是最为主要的,至于剩下来的事情吗?跟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关系,这是一定的,所以不能够把责任归结到丁羽的身上面。

“你怎么看这一次的事情?”老者也是沉声的说到。

“我对于事情的始末知晓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丁羽丁先生的说话,我听明白了,他一直都在强调着生存的问题,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但是我很是清楚,利益不足以打动他的,这应该很是关键!”

“我知道了,马修还会跟丁羽见面的,这段时间你照顾一下马修!他太年轻了,经验不足。”随即电话也是挂断了,对于当保姆这样的事情呢?斯蒂文斯还真的就不太原因,为什么?因为事情到了一定的程度,会让自己背黑锅的。

‘老狐狸’,斯蒂文斯也是骂了一句,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为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帮衬其中的一二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但马修是不是听从自己的意见和想法,这个就另当别论了。

而这个时候丁羽倒是坐的很安稳,先前的时候呢?自己一直都在考虑着这一次的事情究竟需要如何的来处理,但是现在吗?自己还真的就有所感触了,没有想到那帮家伙竟然有把自己给填坑的想法,太过于的狠辣无情了。

其实就算是不付诸自己任何的利益都可以,这个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被理解的,反正是你们大家族之间的问题和状况,但奈何想要顺势的操控自己,甚至还有把自己给一下子掐死的想法和意见,这个就有那么一些难以容忍了。

对于自己来说,联合是最好的方式和手段,至于联合过后的事情吗?三方面都不会把责任推卸到自己的头上面来,而且彼此之间的关系会加深,因为彼此之间的利益呢?又一次的结合在了一起,到时候拿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办法。

这个事情丁羽为什么先前的时候没有做出来决定,因为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这一点,那边竟然会如此的阴险,还有就是这帮家伙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想要从摩根的身上面咬下来一块肉不说,甚至连自己都没有要放过的意思。

丁羽感觉有那么一些不能够容忍,所以在第一时间也是做出来了决断,从长远的结果来看,好处多多,自己可以得到长足的时间用来巩固自己,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吗?损失掉的利益呢?是巨大的,孰是孰非的,谁知道呢?

对于马修没有离开门口的事情,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在意,这个家伙已经有那么一些乱了分寸了,现在这个时候继续的留在门口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还有就是斯蒂文斯这个家伙,也是有那么一些坏心眼。

这个家伙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当然了这里面呢?还有卖好自己的意思,对于这一点,丁羽还真的就是心领了,不过这根线呢?埋下去就可以了,至于什么时候会牵扯出来,这个问题还真的就是有待于商定。

“你说我现在去见丁羽,好吗?”

被问及的斯蒂文斯也是愣了一下,“先前去见丁羽,商谈的还不是一个问题,想要我们跟丁羽谈及利益,这个还是不要想了,在利益和生存面前,还是生存占据了主要的位置,所以现在谈不谈,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

马修当然也知道这个是怎么一回事情,随即也是苦笑了起来,“这一次的事情呢?是来露脸的,但是没曾想会是这样的一个状况,对于我的位置倒也不会产生太多的威胁,但是影响还是有那么一些的,你怎么说?”

“如果事不可为的话,跟丁羽坐下来谈谈,聊聊天,谈一些风花雪月,未见得就是什么坏事!”斯蒂文斯也是提了一个建议,而马修对于这个提议呢?也是沉思了些许的时间,虽然对于自己来说,有些难堪,但还真的就是一个好主意。